是否已过犹不及?

作为一个职业,景观设计师经常宣称我们在保护自然,同时追求设计并培育建筑和自然环境。我们倡导绿色/蓝色基础设施,生态,生物多样性,城市森林,并使用研究方法说服利益相关者种植树木,建造雨水花园并创造可为社区所有成员提供社会公正的景观。但是,我感到来自专业和社区的不安情绪在上升,也许我们已经迷路了。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尤其时最近的几年中更是如此,我们越来越多地设计和建造高强度的景观。

我们目睹了大型的人工岛,桥上的公园,密集的垂直景观的兴起,所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能量和人力干预才能使它们生存和繁荣。从长远来看,这些景观通常仅供少数人享用,而且不可持续。作为景观设计师,我们使自己确信这些景观对环境有所贡献。它们提供绿色景观,减轻了困扰我们城市的一种或多种疾病,但通常仅适用于少数几种。它们真正可持续吗?它们对环境有贡献吗?

问问自己,我们正在设计的项目是否对世界有所贡献,或者我们是否只是在为我们的客户创造更多的财富,而这些客户的利益通常不是“创新”的,又或者我们是否创造了超越仅供拍照瞬间的景观,这些问题对于取得进展至关重要。相反,我们是否应该尝试挑战客户的简介和想法,以创建经济,社会,尤其是环境可持续的景观?这是许多景观设计师及其公司面临的道德难题,由于需要为我们的工作寻求经济报酬,因此很难回答。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随着我们步入“新常态”,我们中的许多人有时间停下来并回顾我们的职业在世界上的角色变化。最近的许多文章都建议重新配置街道,为人们创造更多的空间,但是我并没有受到这些设计的启发,而是很遗憾的感到不为所动。这些建议大多数只是一系列色彩鲜艳的道路和城市街道家具,以及通过将餐馆和零售扩展到街道和广场上来私有化更多公共空间。尽管我们经常向利益相关者和市政府提倡在城市结构中使用自然环境,但我们似乎无法利用我们的技能来创造这样的景观。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提供空间,让人们放松,休息并与自然重新联系。在我们不断受到强烈的灯光、色彩和屏幕轰炸的世界中,并非所有空间都需要“激活”或呈现繁忙的状态。

可以说,WLA正在推广这些设计,这与我的观点背道而驰。但是,通过发布这些项目,WLA为景观设计师和公司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审视和批判设计,以确定它们是否符合景观设计师所拥护的理想。许多人写信给我,以鼓励更多地批评已出版的项目。但是,我缺乏时间和资源来抵御可能的诉讼。可以说,笨拙的设计的增加是由于设计评论发表的趋缓。

景观设计师需要回归简单的理想,以解决社区,城市,国家和世界面临的日益增长的问题。我恳请园林专业人士接受挑战,批评您的设计,并评估您做出的每个决定是否符合您作为园林设计师所拥护的理想。

文章由WLA的创始人和编辑Damian Holmes撰写。他同时也是一位注册景观设计师,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中国拥有丰富的经验。

文章由Eileen Zhang翻译。

Publication Date: